一只死景

一个花鸟吹

MH/JR/EA 欧美动画电影

沉迷阴阳师 杂食 超级咸鱼

© 一只死景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烟花】独温酒

外面的雪已经下了有半夜了。花鸟卷侧耳静静地听,从北风呼啸的间隙中,听到雪片落在地面的声音。

 

她今天会来吗?

是化作人形踏雪而来,还是以烟的本体,悄无声息地潜入?

 

无论哪一种,花鸟卷都很期待。她将油灯挑亮,把桌椅擦拭干净摆放整齐。再对着铜镜理好鬓发,细细打扮。抿唇一笑,镜中的自己容光焕发,明艳动人。

 

最后,温上一壶酒,待她来。

 

烟烟罗其实更喜欢喝冷酒,连天寒地冻的冬季也是如此。她总说冷酒清洌,别有滋味。花鸟卷是不信的,只当烟烟罗是信口胡诌,不留情面地笑话她懒,然后起身,亲自为她暖酒。

 

有无数的雪天是这样度...

终于百粉!【兴奋到模糊】
开个点梗吧XDDD
评论:原作+cp/单人+关键词,取前两个。
范围是阴阳师和驯龙勇敢魔发守联冰雪!
(不写希翠,因为实在脑补不出来 orz)

没人理我就尴尬了……

剪了一个沙雕视频orz


【阴阳师/匣百】你今天的眼睛很好看

我爱病娇组!

————————

1.
她的眼睛真是好看。
乌黑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明亮的淡黄色眸子,瞳孔漆黑,目光低垂,看起来温柔而乖巧。
眼睛好看,眼睛的主人也一样美丽。臻首蛾眉,鼻梁秀挺,小小的唇上一点樱红。白发如瀑,披散在身后,头上斜斜地簪一支淡粉的绢花。
她总是坐在匣子上,怀抱一个人形玩偶,不吵不闹,一坐就是半天。白净光洁的小腿悬在空中轻轻地晃荡,膝盖处的球型关节发出干涩的声响。
她的眼睛看向人偶。
百目鬼看向她。

2.
“你的匣子真好看。”
嘴上这样说着,百目鬼的目光却是紧紧追随着她的眼睛。
坐在匣子上的少女听到这夸奖,眼中漾起笑意。“谢谢”,她说。
她坐在匣子上,百目鬼站在匣子旁。两人有一搭没一搭...

日月真的超好吃啊哭着安利!

八云N:

这是一个很正经的群宣
是Jack Frost x Rapunzel的同好交流群
日月在国内真的没什么人,所以不管你是太太还是小透明请不要大意的来这里唠嗑产粮,欢迎每一个喜欢Jackunzel的人
极点cp多一个人多一份爱多一份温暖 希望如果有喜欢日月来给极点增加温度🙈

【阴阳师/荒花】画中星辰[4&5]

*完结撒花,不过一如既往地写不好结尾[躺

*前篇 →[1] [2][3]

-------------------------------------------------

4.

 

她果然不想让人进画卷里。

 

书翁一早便来告知:抱歉,花鸟卷病了,不能如期履行约定。荒闻言并不觉得惊讶,只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战约已然定下。要不要继续,可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这样想着,走到了她居住的庭院处。院子里静悄悄的,几株高大的梨树生长在青石路的两旁,梨树花开正盛,一阵风过,落了一地的白雪。荒踏过梨瓣来到门前,抬手叩门。

 

指节...

【阴阳师/荒花】画中星辰[2&3]

*写了点琴棋书画!

*有三个哥哥还有一个帅比男朋友,卷卷人生赢家!

*就差画中相见的结尾啦,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哭】

*还有...写完之后要不要开个车庆祝下?感觉你们好期待车的样子???

前篇戳这。

----------------------------------------------

2.

 

荒还记得初进画境中的惊喜。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云雾消散后,便看见瀑布从山中飞流而下,落到山石上溅起万千珠玉。山中长着许多的树,树干粗壮,她就躲在树后,好奇地探头,偷眼瞧着来人,见被发现了,又一溜烟地跑到更远的树后,仍是悄悄地望着。那时的她天真烂...

【阴阳师/荒花】画中星辰[1]

*大概是前几天群里提到的红白对决梗。

*也是对花鸟的幻境的详细脑补。

*后续在这里更新好还是另开一篇文章呢?

 

 

 

---------------------------------

 

 

 

 

 

正是三月粉樱飘飞的时节。严冬已然过去,一场春雨过后,新绿纷纷冒出,将盎然春意染上枝头。众式神坐在樱花树下,赏樱饮酒,自在谈笑。不知是谁出了对决比试的主意,身体里的力量蛰伏了一冬,都渴望着得到释放,于是大家纷纷响应,跃跃欲试。金鱼姬蹦跳起来宣称她要以一敌百,辉夜姬为她的豪言壮语鼓起掌来,...

【MH/JR】关于告白的二三事(下)

9.

次日,希卡普醒来,揉揉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图书室的地上,浑身酸痛,大腿上各位沉重。他推推趴在他身上的人,“醒醒梅莉达,门开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雨应该是在凌晨时停的。昨夜的降雨为校园带来了几分春色,路旁的大树乌黑的枝桠上冒出点点绿意,草坪则像是经过了一番冲洗,现出干净而崭新的青。学生赶去上课的高峰时段已经过去了,希卡普和梅莉达走在路上,路的另一侧偶尔会迎面瞧见几个陌生的校友。目光在空中交汇,然后又默契地一起移开,希卡普看着他们脸上羡慕嫉妒恨的神情,暗中思忖是不是把他和梅莉达误认成了卿卿我我的小情侣。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容在脸上漾开,步伐也变得轻快。

“你在笑什么?”

“...

【阴阳师/荒花】画境之主

*飞速摸个鱼,标题瞎起的
*大妖怪荒一本正经撩小妖怪花鸟

——————

1.

世人皆传言那画卷是凶险之物。

它不止出自哪朝哪代,就这样在不同的人手里辗转颠簸。展开,会见到一位绝色女子立于纸上,青丝如瀑,眉目含情。得到这幅画卷的人都不是常人,或是家有万金的富商,或是只手遮天的权臣。他们拿到这幅画时,势必是一场风波的结束后,这幅画是战利品其中的一个。他们得意地命人将画挂在居室里,日日观赏。

他们是这画的主人。虽然时间不长。

也许是几个月,最长不超过一年,身体逐渐衰竭。最后,老态龙钟地躺着榻上,吐出最后一口气。不管是谁,不管曾经多么位高权重富甲一方,最终都还是埋葬于一抔黄土。

人死后,家...

【MH/JR】关于告白的二三事(中)

5.

在来咖啡馆的一路上,梅莉达都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这是属于这对情侣的夜晚,她处在其中,好像有点多余。但是乐佩却执意要拉着她一起,说是杰克找她有事,但梅莉达知道她只是在害羞而已。杰克会有什么事呢,找一顿修理吗?

“哦,梅莉达,我们要进去了。”在咖啡馆的门口,乐佩暂停了脚步,从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中梅莉达知道她兴奋不已。变了啊变了,梅莉达在心里感叹,恋爱中的人真是不一样了。

乐佩推开门,咖啡馆的角落处有个人影站起身向门口招了招手,看来杰克先一步到了。梅莉达跟在乐佩身后向那个角落走去,走近了,才发现昏暗的光线中竟还有一个人坐在这里。

“你好,梅莉达,我是希卡普。”

那是一个褐发的瘦高男...

【MH/JR】关于告白的二三事(上)

1.

高大的书架沉默地立在图书馆的负一层,灯已年久失修,昏暗的光线里,希卡普费力地想看清书架旁悬挂的分类名牌。外国文学,世界地理,历史文明,一一数去,渐渐接近。终于他走到了书架排列阵的尽头,最后一排书架没有标识,但希卡普坚定地相信想要了解的东西一定就在这里。他的目光随手指划过一个个书脊,自左向右,末了,再去下一层寻找。

这里的书籍无一例外地破旧,从材质上便能判断出年代已久。他们整齐有序地摆在书架上,甚至已经覆上一层尘埃。这和楼上的藏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景象。

手臂骤然停止,指尖落在了从整整齐齐一排藏书中凸出来的一角——像是被人强塞进去。“维京人与龙的二三事”,要找的正是这一本。面带着一丝微...

【阴阳师/灯刀】堕而为妖

“你背负着诅咒而生,注定命途凶险。世人视你为不祥之兆,疏离、冷落,无人敢与你亲近。你只能与这妖刀作伴,寡言终日。这样无趣的一生,你觉得如何?”

躺在血泊中的少女还在微微抽搐,传说中那柄斩人无数的妖刀正被护在身下。明明是将死之人,却对妖刀有着极其强烈的执念,不肯松手。曾经雪白如纸的脸上遍布了血污,只有金黄的一对眼眸如风中火苗,倔强地不肯熄灭。她努力地偏过脸,目光划过幽幽鬼火,望向高高在上的、坐在灯杖上的女人。

“为什么不回答我?哦,你快死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么?我找你,是想听一听你细述的故事,看来,是来迟了一步。”

掌灯女子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话语间该有的惋惜和悲悯。她好像也不在意这些...

【阴阳师/荒花】不可预料之事

1.

荒靠在窗台,远远地打量着伏案的花鸟卷。她低着头,一缕青丝从发髻中滑出落下,在雪白的脖颈的衬托下,如同白纸上的墨痕。眉目温柔,嘴角含笑,这个从画卷中活过来的女子,实在好看。白衣翩翩,花香阵阵,一颦一笑,摄人心魄。

花鸟卷忽一抬头,正对上荒的注视,她抿嘴淡淡的一笑,“荒大人也想试试笔墨吗?”

荒摇了摇头,转身装作欣赏窗外的风景。

窗外是晴明的院落。京都事变之后,他便常住在了这里。晴明为各路前来援助的式神都准备了住处。荒是个例外,他是高天原的使者,知晓未来的一切,他来京都,只是想看看晴明会如何解决这次浩劫。荒不喜吵闹,晴明独给了他一间僻静的居室。起初这里确实很静,原因是较为荒凉。荒初来...

【阴阳师/狗凤】凤火

正是一个月的中旬,是月亮最圆的一天。大天狗振翅,身后健壮有力的翅膀开合,带着他飞上了高空。傍晚间喝的酒太烈,到现在酒力仍未消散,脑袋晕乎乎的,以至于他在打算落于最高的树枝上时一个重心不稳险些跌下去。刚在树顶上坐稳当了,一阵晚风便迎面吹过来了。高处的风比地面的更冷些,冷风使大天狗从醉意中清醒了不少。他抬头,仰望那轮遥远的明月。

 

这是个晴朗的夜晚,夜空中的圆月温柔地洒下清辉。明月皎皎,映出夜幕中的云朵淡蓝色的轮廓。脚下的树林,林间的神社,以及远处泛着粼粼水光的河流,都在朦胧月色的笼罩之下。大家都睡了——走兽,飞鸟;人类,妖怪——在宁静的此刻,停下忙碌了一天的脚步、松懈紧绷了一天的...

【阴阳师/花鸟卷】梦归

*写一写花鸟卷和画家的故事。

*哇太渣了渣的自己都看不下去(捂脸

1.

雷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天色阴暗,云团后的白光时不时闪现,苍茫天幕下的山山树树、古屋旧院就这样置于一明一暗的交替中。天地被雨声包裹,一时间安静得只听见“沙沙沙沙”。大雨急急下落,于庭前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聚成深浅不一的水坑,在水坑里又溅开一圈圈涟漪。

我将茶盏端起,鼻子凑近盏中缓缓升起的雾气,热茶的清香让我心定。目光游移,视线从窗外收回,对上桌子另一端的、正温柔注视我的人。

“感觉好些了吗?”

“啊……好多了,谢谢你。”

“嗯,那就好。”

她起身,走到窗前将窗户掩上。屋内陷入短暂的昏暗,屋子里静得很,只听见吹火折...

娘子真美。

刚刚好像转错了
好难过
最后一张图贴切地形容了我这几个月的心情
像溺水一样,能看见水面上透过来的光,但是抓不住,只能不甘心地沉向黑暗的水底

悖悖论:

如果我们有枪可用

是不是想自杀的人就没那么多痛苦了?

她来到这世间,一晃神,已过去了许多年。

 

本是火种,如今化作了人的模样——与他相似。烈焰在胸腔里熊熊燃烧,噼啪作响,火焰的热度在全身流淌。橘色羽翼逐渐丰满,那是他的赐予,可以带她去往任何一处想前往的地方。他说你的眼睛,该去看看春花冬雪;他说你的双足,该在市井荒野驻足;他说你的智慧,不应单单用来追逐那零星的光和热。他淡淡地笑着,为她指出一条路。这是没有终点的旅途,寻寻觅觅,迟迟无果。

 

“你应去领悟其他生存的意义。”

 

其他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呢?

 

从她的脚趾接触泥土的那一瞬起,一场新的追寻拉开帷幕。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反问着自己,是否...

【mericcup】晚安故事

*十八岁生日纪念_(:з」∠)_

1.

已是深夜。

梅正与满屋子的黑暗静默地对峙着。夜不肯离开,她无法睡去。漫长的时间里,只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从胸腔里发出,周而复始。卷发乱糟糟地堆在枕上,几番辗转反侧,被头发缠住了脸。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抬手将它们拨开,只有这时,才会有短暂的一瞬感到神志清晰。

明明困意早已席卷头脑,却总是,不能入眠。

像是叫什么东西给拿住了,她想。

思绪漫无边际地散开。像涟漪,荡漾向无限的远方,在黑夜里激起无声的回响。

有没有什么能快速入眠的方法呢?

呼吸催眠法?那已实验证明无效。

唱首摇篮曲?算了吧,自己唱的,总觉得无趣。

也许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睡前故事...

【HTTYD】机械心

*黑化Hic出没请注意
*战争部分的渣文笔请原谅
*一的内容来自純白P的Akari

1.

请你回答我,那颗人造的心啊——

巡回往复千百次,为何还未能消失呢?

徒劳地诞生,矛盾着终结。

2.

这定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我想。

生与死,不过是重聚与别离。

Hiccup的手指抚过我冰冷的的躯体,本以为钢铁铸成就可以让我成为他坚不可摧的城墙,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实在太幼稚。

我费力扭动脖子,铁块碰擦发出“咔咔”的声响。我向他望去,而他却不肯与我对视,目光旁落。我看不见他的眼睛。

哦,Hiccup,不必有愧。

儿时,我是你的玩偶。

如今,我是你的战士。

是我无力啊,不能助你退敌收城。...

【Elsanna】被杀死的妹妹

*丧心病狂的梗
*莫名其妙的文笔
*求不打QAQ

0.

她毫不在意周围人们不加掩饰的惊异。湛蓝的眼睛纯净到无以复加,足以溶解所有的质疑。

“我是来自首的,”她一字一顿地说道,给听者充足的接受时间,“我,杀死了,我的,妹妹。”

1.

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还是打发给新手吧。

于是那个女孩被领到了克里斯托夫面前。

艾尔莎·阿伦戴尔,女,21岁。

克里斯托夫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她与杀人凶手联系在一起。

眼前的女子面容平静,淡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安静地等待警官的盘问,等待监牢里的时光,等待那个无需多言的结局。

她的目光时而澄澈时而空洞。但无论如何,...

【mericcup】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梅眼见着那个女人凑上去,碰到了希的唇。

这真是够了,她想。

这周围的一切是多么令人厌倦。聚会之夜比想象中的要差劲的多,灯光太强,音乐太吵,男的女的胖的瘦的各种不认识的人在身边挤来挤去,梅端着酒杯站在角落,不知所措。

她张望,寻找希的身影,是他把梅带来这里。到达场地后,一放手便匿了形迹,明明说好很快就会回到她身边的,而梅却觉得已在这里等了很久。

她的嘴角牵出一丝冷笑,目光却没有要移开的意思。

他是多么享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啊,瞧瞧他的表情就知道了。是被吓到?或者说倍感惊喜。是在紧张?可以理解,毕竟难得遇见这样热情的异性。是在互留电话?很好,就该这么做,日后保持联系,说不定可以发生什么呢...

【mericcup】我亦飘零久

1.

希很久没有再见过她。

他记得不很确切,只知道是很久。在这段长长的时间里,他走过很多很多的路,见过很多很多的人。月亮一次次圆满,又一次次缺损。日日夜夜循环往复,每一天都单调地像是一副面孔,可微小之处又不尽相同。

他活得很好,至少看上去是这样。他一个人,也能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也能将自己的生活打理得有条不紊。工作,吃饭,睡觉,喝酒,这些必不可少的事情填满了他的空间和时间,让他似乎过得很充实。

他从不会刻意想起她,不会把她的名字刻在骨头上,不会让她的音容牢牢占据他的全部思想。多数时间里,他忘了关于她的一切。

只有在某些时候,在耳边忽然一片安静的时候,在身体忽然闲下来的时候,在思绪忽...

【HTTYD】Mistake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叫肉球的小公主。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嗝——龙。方圆数英里的人远道而来,只为了……”

“嗤……嘭!”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打断了Fishlegs柔声细语的睡前故事。Meatlug的两只小耳朵猛地一抖,骤然张开的嘴巴里喷出了点点岩浆,它受到了惊吓,把一只即将入睡的格仑科吵醒是很不礼貌的。Meatlug把身子蜷成一团缩在了Fishlegs脚边,等待他肥肥的手指抚上它的脊背。

“哦我的小姑娘,别害怕,”Fishlegs安慰道,“没有人会忍心伤害你。”

Meatlug在他的抚摸下逐渐安静。厚重的眼皮上下晃动,就在它逐渐合上时,爆炸的始作俑者再一次打扰它的睡眠。

“嘘!Fishlegs...

【HTTYD】味道

篝火升起来了!

酒斟满,肉架好。不醉不休。

维京人的舞蹈粗犷而奔放,维京人的歌声热情而响亮。

熊熊火焰跳跃,升腾。火光映在每一张炯炯的面孔上。

木头燃烧的明亮的橘红色光,雄壮的男人身上的汗味,人群交谈的乱哄哄的声音。Gobber扬起脖子,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大笑起来,露出一口东倒西歪的牙齿。Gucci扬起木杖,佯装要狠狠打那在人缝里乱钻,不小心一头撞到她后背的小孩子。孩子扶正小头盔,吐了个舌头,一扭身欢笑着跑开了……

这一切,Valke多么熟悉。

她在一旁远远地看着。一杯浑酒吞入咽喉,辛辣的味道猛地袭来,被呛得直咳嗽,咳得好半天抬不起头来。多少年没沾过酒味了?她都快忘了烈酒的味道。...

【HTTYD】天明

Hiccup伸出手,在Toothless细长的眸子前。

Drago狂笑不止。一只龙可不会再一次失手。他得意洋洋。

黎明尚未到来,没有光,没有温度,每一个人都在夜的挟持下,瑟瑟发抖。这一夜似乎太长,Hiccup第一次知道一夜间原来可以发生那么多的事。夜幕笼罩下,他们都悄悄远去了,会唱情歌的父亲,安定平和的生活。还有Toothless。

以往之不谏,来者之可追。

所以,Hiccup在这里,柔声对这只夜煞说着话。

回来吧,Toothless!

他坚定不移地相信,情比金坚。他的直觉告诉他,人与龙的友情是不可战胜的,它可以征服海洋,荡平高峰。Red Death化为了灰烬,族人的偏见不见踪影,...

【Forstcup】来日方长

*念旧的我,把昔日的小段子又扩写了一点……

公交车行驶在城郊的道路上,起伏不平的路面硌得整个车身都在摇晃,“哐当哐当”地响。下午灼目的阳光穿过无遮无拦的车窗,直直洒在坐在后排的两人身上。

Jack无所事事,乜斜着眼睛朝摇摆不定的扶手看,蓝眼珠随它一起做起了简谐运动。里市区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到不了。左耳的耳机里重复地播放手机里仅有的几首歌。但Jack抿着嘴,绝不会跟节奏哼出来。自从某天唱着一首英文歌却被Hiccup听成了小语种后,Jack再也没有了唱歌的信心。

而另一只耳机正塞在这混蛋的右耳中。

这混蛋奔波了一天,终于在颠簸的路途中撑不过睡着了。Jack发现这一点,是因为...

【mericcup】Believers

“爸爸,你说,这世上有龙么?”

肉乎乎的小手托着满脑袋绮丽的幻想,Merida眨巴眨巴眼睛,有些迷惑地问道。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这问题困扰了整个下半夜。在梦醒后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的时间里,她趴在窗台圆睁着眼睛一颗一颗数夜空的星星,星星们闪烁着微缈的光芒,联结成一只龙的轮廓——正如梦里见过的那样。

“又是一个奇怪的问题,”Fergus刚撕咬下一大块肉,那块尚未咀嚼完的肉塞在嘴里,堵的他说话含糊不清,“Merida,没有,根本没有。别信你妈妈的鬼话。”

“我可没对她提过龙,”妈妈反驳,“并且,这也不是鬼话,Merida,你爸爸不相信这世上有魔法,可魔法确实是确实存在的。就像呢喃精灵一样。”

“...

【HTTYD】蝴蝶效应

蝴蝶扇动翅膀,随后,海的彼岸掀起来一场飓风。

我并不是要将最近的暴风归罪于那只我不认识的蝴蝶——不过也不排除这只蝴蝶的嫌疑——我只是想说明,有时候,小小的一个举动,或许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

比如一只行为古怪的纳德龙。

“Hicc——up!Hicc——up!”

现在还是早晨。在天蒙蒙亮时我曾模模糊糊醒过一次。雪下了一夜,厚厚的积雪让我的耳朵变得灵敏,甚至能听见地板下的老鼠窸窸窣窣跑动的声音。Toothless还在睡,我也就翻了个身,合上了眼睛。可谁知我的梦在即将光顾的时刻,会被Astrid的大叫吓跑呢?

Toothless先我一步起身,它窜到了房梁上,继而从窗户一跃而出,蹲在屋顶朝着...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