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高冷景 | Powered by LOFTER

哪有什么对对错错啊

不过是感情淡薄了而已

【阴阳师/灯刀】天井下和青行灯有个秘密

1.

她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青行灯的行踪,突兀地撞到了跟前。虽追了来,但却紧张地连话都说不清楚。面前的小女孩眼睛盯着脚尖犹犹豫豫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抬头,开口,向青行灯问道:

“可以告诉我您和妖刀姬大人的故事吗?”

青行灯眯起眼睛望向这孩子,勾唇一笑。她的笑容让天井下大受鼓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期望能听到这两只大妖的绝美爱情故事。青行灯换了个姿势横卧在骨灯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定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情路曲折,天井下想。

她唇瓣轻启。天井下激动得不禁微微颤抖。

“不可以。”青行灯道。她享受地看着天井下微怔的表情,眼中笑意渐浓。

2.

好过分。真的好过分。这就是大妖怪的世界吗?...

【白骨夫人】有缘无缘

神都夜行录同人,不过坑了不想写了= =


立冬前的那一天开始下雨。


阴雨连绵,冷雨裹挟着寒意从天而降。温度骤降,一夜之间天气就变了样。晨起时就觉得不对劲,脑袋昏昏沉沉的,睡梦中听见乌灵在喊“妈妈、妈妈”。我揉揉眼睛,待看清床前的景象时着实吓了一跳。乌灵、骨妖、傒囊和扫晴娘趴在床沿,担忧地看着我。尽管觉得浑身无力,可还是强撑着坐了起来,面带微笑问她们怎么了。


“妈妈今天睡了好久!”乌灵扑楞着翅膀说道。

“看着也奇奇怪怪的。”骨妖皱眉,傒囊点头附和。

“降妖师大人,你是不是生病了?”扫晴娘关心地问。


我不在意地...

热度: 1

【阴阳师/辉追】对面山头的大妖怪

*是莲莲的点文 @入目三更 

*沙雕脑洞,全程对话(我好弱啊.JPG)


-----------------------------------------------------------


1.


听说对面山头来了只大妖怪。


她手持一把折扇,只身一人来到山下,号称她要占山为王。山上的树妖草妖吓得变回原型不敢动弹,虫妖噤声藏了起来,鱼妖潜进水底。鸟妖扑楞着翅膀,飞往山下阴阳师安倍晴明的院子里求救。


“那只妖怪超凶的!”几只小翠鸟聚在樱花树下,七嘴八舌地描述那只妖怪的可怖,“她坐着一轮大大的月亮上,穷凶极恶地看...

转载一下来自攻略团的送礼指南,已取得授权。
暂时只有购买获得的礼物。
原地址:http://fx.weico.cc/share/39212848.html?weibo_id=4292888098110975
微博id是神都夜行录攻略团,里面很多有用的游戏攻略!关注不迷路!

希望大家都能与喜欢的妖灵开心玩耍呀!

热度: 103 评论: 7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8]

(前文可戳合集。我终于写完啦!)

追月神看着眼前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千百种情绪在心中翻涌流动。她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她曾无数次想象过如果自己有一天遇见了辉夜姬,定要和她决战一场,好好地教训她一顿。她对着月亮在心中把辉夜姬的形象一点一点补全,列数出她的条条罪状,以此证明自己对她的厌恶完全是客观的、有道理的。

如今辉夜姬就站在她的面前。身着追月神为她挑选的和服,头上簪一朵追月神为她摘下的鲜花。她神情淡漠,全没有往日温柔可亲的气质,眼中似有千年的寒冰,她冷冷地看着追月神,等待她的回答。

“你——”

追月神一时气短,她急促地呼吸着,猛地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怎么了?不想杀了我么?我...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7]

(前文可戳合集)


“还有两天,就可以去参加祭典了。”


虽然追月神声称这是因为阿夜想去她才陪着同去的,可是辉夜姬觉得,她才是比较兴奋的那一个。这一天辉夜姬刚醒,就看见追月神神秘兮兮地站在床边,让她猜猜会有什么惊喜。辉夜姬正在想,追月神不等她回答便迫不及待地把准备好的一套和服交到她手上。辉夜姬将它展开,只见淡青的底色上疏疏朗朗地印着几棵竹,素淡清雅。


“明天晚上,你就穿着这件去。”


辉夜姬点点头。


“哦对了!”追月神一击掌,“应该先试试的!前些天你个子长得那么快,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尺寸和你现在合不合。”...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6]

(前文可戳合集)


“公主大人打算何时启程?”


在追月神外出的时间里,兔子将军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他垂下两只前爪,恭立在辉夜姬的身边。


辉夜姬挑眉,“若是我说不回去呢?”


兔子将军对她的言语并不感到意外。“您不会。”他平静地回答,语速平缓,却有着容不得人辩驳的力量。


辉夜姬望向东方的天空,那是黑夜开始的地方。浩瀚的天幕中有一轮淡淡的月,太阳的余晖还未完全消逝,盖过了月华。尽管只能看见一个银白的轮廓,辉夜姬却觉得自己的目光仿佛穿过了重重的云层,直达月亮表面,她能看见月宫的琉璃瓦泛着冷光,院落正中央的桂树叶片缓缓飘落,几只兔...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5]

(前文可戳合集)

“我明白了。”追月神立在辉夜姬的面前,满脸的严肃。她怒气冲冲地把辉夜姬赶出了屋子,双手叉腰,眼中是醒悟出自己受了蒙骗后熊熊燃起的怒火,恶狠狠地瞪着辉夜姬。


兔子将军闻声连忙跑了来,听完追月神的下半句后,又松了口气,慢悠悠地回去继续吃草。


“你根本不是人类的小孩!你是只小妖怪!在我这里骗吃骗喝!我居然、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辉夜姬看着气鼓鼓的追月神,抬起头冲她咧嘴一笑。无论做错了什么事,只要这样笑一笑,追月神就不会再细究下去。


果然。追月神身子一扭,冷哼一声,没有进一步把她撵走。


从月亮...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4]

(前文可戳合集)


阿夜的家人一直没有找来,追月神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距离捡到她的那天,已经过去七八天了。她也没有想起更多的关于自己的事,名字是追月神给的,吃穿住都依赖着她的神明大人。追月神在暗中为她着急,她本人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每一天都高高兴兴地追随在追月神身后,怀里抱着大兔子,仿佛她的世界里有这些就足够。追月神白天时会悄悄潜进地主富户的仓库中“借”来钱粮,阿夜便在家中煮好饭菜,等她回家。她们会一起躲在小神社的屋顶上,听取人们许下的愿望。到了夜晚,就结伴去往山村中,将人们的愿望一一实现。


她不着痕迹地融入了追月神的生活。起先追月神还会时不时地感到烦躁,在心中埋怨她的家人...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3]

前文→[1] [2]


她想不起自己的名字,追月神也不能总叫她“喂”。经过一秒钟的思考后,追月神决定喊她“阿夜”。


“我是在那个夜里捡到你的。”追月神悠悠地开腔,架势活像七老八十的老奶奶在和后辈讲起她刚出生时的情景,“那时我在逮兔子,兔子没逮住,反而看见了你。你躺在地上睡得正香,我心里一惊,觉得这样不行,夜里风凉,会把你冻着的。所以啊,就把你带了回来。想第二天就把你送回家,偏偏你又想不起家在哪,只好让你在这多住几天了。”


阿夜连连点头,满怀感激,“谢谢神明大人的照顾!”


追月神得意地一笑。小孩子就是好哄骗,随意编了...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2]

前文


追月神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看见冷清的月光挥洒在巍峨壮丽的宫殿之上。她推开沉重的宫门,偌大的宫殿中却寻不见一人。院中生着一颗高大的桂树,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风吹过,那树便如静默的雕塑一动不动。走进殿中,满目皆是奇珍异宝,在黑夜里幽幽地发光。它们被很随意地丢在桌子上、地下,扔得到处都是,足见主人是多么的不上心。


这里为什么没有人。这里为什么这样冷。


“你该回去了。”


追月神听到一句像叹息一样轻的话语。


追月神转过身,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那人落寞的身影模糊在月光中看不分明,巨大的圆月将她的...

更新之后简介都糊一起了
所以删了简介写个置顶

是一只长情的痒痒鼠
本命花鸟卷和吸血姬
花鸟卷吃all花鸟卷
尤其喜欢荒花烟花双花
吸血姬吃水仙吸血姬

没什么雷区
喜欢各种邪教cp
拉郎使人快乐

随缘写文
写的太差了有时候自己都看不下去【哭】
收到评论会开心到升天

我真的好废啊_(:з」∠)_

热度: 3

【阴阳师/辉追】逐月华 [1]

*有私设,与传记有许多不同。

*辉夜姬成年设定。虽然现在还是幼女。

---------------------------------------

“追月神大人啊,请您庇佑我,永远不要遇到妖怪。”


不小心打碎了花瓶的小男孩挨了骂,满脸都是鼻涕眼泪,抽抽噎噎地哭泣,跪倒在神社前,学着大人的模样,双手合十向追月神祈祷。妈妈说不听话的小孩会被妖怪抓去吃掉,所以他祈祷自己永远都不会被妖怪发现,永远都不要成为妖怪的盘中餐。


提及妖怪,他的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妖怪可真是讨厌,”他喃喃道,忽然猛地抬头,似有所感,“追月神大人,您可以除尽世上的妖怪吗?您神通广大,...

【阴阳师/连虫】风停时

这一天虫师终于修炼出了人形。


从清早刚醒时就觉得不一样。夜里虫师做了一个轻盈的梦,她伴着清风起舞,飘荡在半空中。醒来时,犹沉浸在于云端飞翔的快感中。可悬空的感觉又是如此的真实,虫师暗笑自己睡昏了头,连梦境内外都分不清。她向庭中走去,步伐前所未有地轻快。一路上她遇见了同样寄住在神社里的妖怪,他们在虫师经过时纷纷侧目,向她投来惊诧的目光。难道还没有看习惯我这副丑陋的模样吗?虽然微微感到奇怪,但虫师也没多想,只是习惯性地缩起身体低下头,加快脚步离开了众人。


她一心想要去和一目连大人道早安。


四下里找了一圈,神社内外都没有一目连的身影,虫师知道他一...

【阴阳师/匣百】无因之泪[3]

【首章戳这】

玉藻前就要回来了。虽然还远在数十里之外,但那强大的妖气却已影响到了百目鬼,让她隐隐感到不安。她要离开这里,带着匣中少女一起。百目鬼不愿再回到源家,也不能回去。她要走,走得远远的。她的手上已沾满了鲜血,再也洗不干净。可匣中少女不一样。她像白纸一样干净,纯净的眼神里没有欲望,没有野心。不能带她去找源赖光,百目鬼深知那个男人蛊惑人心的能力,三言两语就能挑起心中的欲念,让人心甘情愿为他所驱使。


与其他被秘术所控制的妖怪不同,百目鬼是自愿入到源赖光的麾下。他微笑着说,所有美丽的眼睛,都会属于你。


他没有骗百目鬼。这些年来,百目鬼确实收集到了许多好看的眼...

【阴阳师/匣百】无因之泪[2]

【前文戳这】


一切都结束了。


这场偷袭以压倒性的胜利结束。父亲不在身边,两只小狐妖便如那俎上鱼肉,任人宰割。起初他们还想反抗,哥哥把妹妹护在身后,召出狐火去攻击入侵者。可他毕竟年纪太小,浅紫的火焰只闪烁了片刻,便彻底熄灭。听见兄妹俩凄切的哭声,百目鬼不为所动。怪只怪你们的父亲太过溺爱,没有好好地教你们使用妖术。弱肉强食是这世间的规则。这两双漂亮的眼睛,今后就不再属于你们了。


屋子里是一片狼藉。破碎的手镯沾上了血污,碎块散落一地。碎了便是碎了,再无拼合的可能。两只小妖怪横卧在檐下,尸体已经逐渐冰冷,妹妹的脸上泪痕未干,满是惊惧,而哥哥则大大地睁着眼睛。他...

【阴阳师/匣百】无因之泪 [1]

一个人躺着的时候,眼泪不知为何就会慢慢沁出来,在眼窝中聚集,最后顺着眼角滑落,如同一种难以抑制的悲伤情绪。它无声无息地滋长,占满了匣中少女独居的时间和空间。她无法思考,只能像一个落水的人一样,身不由己地被冰冷的水吞没。她静静地仰卧在榻上,右手不禁移到了胸口的位置。她摸不到自己的脉搏,却在想象假如有一颗心会是怎样,一颗鲜活的会跳动的心。可是她没有。眼中所见皆是一片灰暗,她翻了个身,眼泪无声滚落到怀中的布球上。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没有心脏,耳中却常有微弱的心跳声。为什么眼前的景物总是一片黯淡,即便是春天花开正盛时,也丝毫没有欣喜的心情。为什么每当左右无人时,就会抑制不住地流泪。顷...

【阴阳师/萤草】学医救不了寮里人

*是之前HK的点梗
*参考了《百鬼幼儿园》,但是背景又有不同
*有微量的火灯,酒茨

——————————

学医救不了寮里人

1.
那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黑云密布,狂风怒号。寮里的式神们在安倍晴明的率领下严阵以待,各施所能。刀光剑影闪过,利刃相击的脆响不绝于耳。各式的妖术齐齐使出,四面八方的妖气集聚在小小的一方院落中,似在酝酿一个惊天动地的咒术。决战的时刻,越来越近。只差最后一击,便可分出输赢。
不能输……
萤草咬牙坚持。刀剑无眼,战斗中的流血受伤是无法避免的。而她所负责的,便是照看场上伤员的角色。治愈之光洒下,驱走伤痛,带来生机。可这场战斗已经持续地太久太久,萤草渐渐感到吃力,变得力不从心。伤者...

热度: 13 评论: 2

【阴阳师/连虫】化形

夜间下了一场大雨。早晨醒来时,雨才刚停,路面的湿迹未干,道路两旁的草木叶面上仍挂着晶莹的雨滴,绿意盎然。此刻的神社里还没有信徒前来参拜,一目连走在山间新修建好的石板路上,每走过一处,必有一阵清风相随身后。

鸟鸣声不绝,婉转的声音回荡在空山中。山上的鸟儿对一目连都不陌生,这位年轻的风神大人,时常将人们献上的供品喂给饥肠辘辘的鸟儿们。接受神明庇佑的可不仅仅只有人类。凡是微风吹过的地方,都在他的守护之下。

在山中巡视过一圈之后,一目连回到神社。可神社里仿佛出现了什么异动,走近了,看见许多人慌慌张张地从神社里逃出来。“有妖怪!”他们高声叫喊道。

一目连心下一紧,力量涌至手心,周身的空气加速流动,...

【阴阳师/百合】当妖刀变成四十米后会发生什么

*是一个欢脱的日常小段子,私设众多,请不要当真
*烟花灯刀桃樱同居设定,狼草暂时没有

——————————————

1.
花鸟卷在临走前说过的,要把这幅画卷保护好。
今天已经是她离开的第七天。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花鸟卷就会回到烟烟罗身边了。
这七天里,烟烟罗为了保护画卷可谓是费尽心思。早晨起床,第一眼看看放在枕头边的画卷还在不在原来的位置。点燃烟枪,想了想烟灰可能会烧坏纸张,遂把烟枪丢开,宁愿忍受烟瘾噬心之苦,也不要画卷有任何的闪失。
花鸟卷不在的日子里,她时刻把画卷带在身边,时刻不离身。她带着它一起吃饭、睡觉,带着它去打退治,还会在傍晚时分带着它出去散步。式神们看见烟烟罗,都会这样打招呼:
“你好呀,...

【阴阳师/荒花】针女夫妇在平安京搬砖的二三事

*全程吐槽,疯狂OOC,还请不要当真

—————————————————

1.
当荒又一次把八颗流星砸到地藏日和坊身上后,他沉默了。
这不是自愿的沉默,一切都得怪御馔津不偏不倚射来的那一箭。
荒还是有话要说的,比如现在,他就很想吐槽对面五人身上光溜溜的盾像极了地藏像的秃头。
2.
虽然大家都是女子会成员,但是很显然那群女人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荒看着自家老婆送来的甜甜一笑,便知道,快结束了。
果然。三只绝对超重了的小肥鸟,气势汹汹地冲荒飞来,准确砸中,扬起一片血花。小鸟飞回去了,带去治愈的力量,这边只剩下一个残血的荒,安静等待女人们的轮番制裁。
3.
“我一定要辞职!”
下班后的荒埋在花鸟卷的胸口,愤愤...

【阴阳师/双花】工作场合请不要谈恋爱

“似乎,只剩下我们了。”

身边的伙伴一个接一个倒下,倒在花鸟卷的脚边,化作一张小小的纸人。阴暗的密室中,回荡着那三个鬼面压抑可怖的窃笑声。贪、嗔、痴身陷彼岸花召唤出的殷殷花海中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在花海中鲁莽却又高效地冲撞出一条道路,疯癫地怪叫着,向彼岸花和花鸟卷冲来。

“呵,你害怕了。”

彼岸花冷笑一声,一个漂亮的侧身躲过了对方的袭击,同时唤来大面积的花海,发起了更为猛烈的一轮攻击。从地狱中召唤而来的曼珠沙华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怒放,深红色的花瓣交织层叠,那是鲜血一样的颜色,美而危险。

“战斗的事,有我在就足够了。”

花鸟卷没有说话,她看到暗红色的血迹顺着彼岸花的脚踝流淌而下。她凝...

【阴阳师/灯刀】第一百个怪谈后会发生什么

青行灯常常会想起那个孩子。

那个小人儿大约十六七岁,不是很喜欢说话,也不喜欢与同龄的孩子玩耍,总是远远地躲在一旁,紧紧抱住怀中的太刀,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她的眼瞳是金黄色的,与那把刀一样。青行灯本是路过,可能是被那把妖异的长刀勾起了兴趣,于是停驻于此,躲在暗处观察许久。她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却不想,在天黑之后,那孩子竟在青灯幽微的光中,提着那把刀,一步一步走来。

“你,是妖怪吧?”她仰头,直直地望向青行灯。明明是在审问,但她稚气未脱的音色让青行灯实在是没办法认真起来。

“你觉得呢?”青行灯忍不住蹲下身子,伸手想捏捏少女的脸蛋。她没能得逞,长刀拦在了她的面前。青行灯缩手,“诶,小孩子不可以玩刀...

【阴阳师/烟花】荷塘

一九四零年自年初起就不像个安安稳稳的好年份。去年的旱灾余劲未消,储粮不足的情况下又来了一场大雪。风雪中,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许多人,身体中残存的余热随风而去,吐出最后一丝气息。新年的鞭炮声稀稀落落的,商铺也早早歇业,大街上偶尔会有几个人沉默地走过。重樱的军舰停在千里之外的海港,边境线上东煌与他们的小摩擦不断,火药味由东北方散发出来,渐渐弥漫向全国。一整个春天都是一片惨淡的氛围中过去的,桃花在山野间开得热烈,逃难的人匆匆而行,实在无意多看它一眼。

“啧,打起来了。”

烟烟一手拿着油条,一手拿着今早刚出的报纸。花鸟卷不用看也知道头版上的新闻一定又是关于日渐紧张的局势。战争一触即发,鲜血和炮火即将...

【阴阳师/烟花】花鸟卷长出了猫耳朵

*终于考完试了我太开心了,必须放飞自我。
*私设众多,只有调侃的意思没有对式神任何的不敬。不喜欢请自行退出,不接受任何意见。
*想象中的花鸟卷长的耳朵是加贺那样,烟烟罗的耳朵是獒那样。卧槽不行了想象一下花鸟卷长着兽耳面红耳赤的模样和烟烟罗长出小耳朵但是完全不care的拽拽样子我就!把!持!不!住!

——————————————————

1.
宿醉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许久,直到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充盈于耳,在脑子里吵成一团,这才醒了过来。
今天的鸟儿,似乎格外的热闹。
这是花鸟卷初醒时的想法。
椅子的拖动声,珠翠相撞声,风声,心跳声。当各种声音毫无规律地交织在一起时,花鸟卷才发现原来并不是鸟儿的原因。她的耳朵突...

捞一下这条

Mericcup小站:

喜欢梅嗝和日月的同好们欢迎加企鹅群454532535

在这个群里欢迎各位讨论各式关于梅嗝以及四巨头相关的脑洞,分享资源,随意聊天认识同好等等
总而言之欢迎同好们的加入哟w笔芯💗

热度: 16

【阴阳师/烟花】独温酒

外面的雪已经下了有半夜了。花鸟卷侧耳静静地听,从北风呼啸的间隙中,听到雪片落在地面的声音。


她今天会来吗?

是化作人形踏雪而来,还是以烟的本体,悄无声息地潜入?


无论哪一种,花鸟卷都很期待。她将油灯挑亮,把桌椅擦拭干净摆放整齐。再对着铜镜理好鬓发,细细打扮。抿唇一笑,镜中的自己容光焕发,明艳动人。


最后,温上一壶酒,待她来。


烟烟罗其实更喜欢喝冷酒,连天寒地冻的冬季也是如此。她总说冷酒清洌,别有滋味。花鸟卷是不信的,只当烟烟罗是信口胡诌,不留情面地笑话她懒,然后起身,亲自为她暖酒。


有无数的雪天是这样度...

终于百粉!【兴奋到模糊】
开个点梗吧XDDD
评论:原作+cp/单人+关键词,取前两个。
范围是阴阳师和驯龙勇敢魔发守联冰雪!
(不写希翠,因为实在脑补不出来 orz)

没人理我就尴尬了……

热度: 5 评论: 6